安全文化

城子河是因煤而生、因煤而兴的矿区,政府和煤矿极其重视安全文化,在安全生产上有三怕,一怕塌方,二怕瓦斯爆炸,三怕冒水。各项工作时时刻刻离不开安全教育,形成了独特的安全文化。 

在民间流传这样的民俗,由于旧社会矿工头不顾矿工的死活,所以生活在井下的矿工形成了种种禁忌。东北煤矿工人忌讳在矿井中捕捉老鼠。“老鼠过街,人人喊打,这本是家喻户晓的一句俗语,但矿工在井下,却敬鼠如神,哪怕再穷,一日三餐杂粮菜皮填不饱肚子,可是老少矿工在井下吃饭时,总要分一点饭菜喂老鼠,吃不下的剩饭也从不带回家,倒在井下宴请鼠先生和鼠太太。这种崇尚老鼠(井下多是白鼠)的习俗是如何形成的呢?这是因为井下有瓦斯,这种气体会使人窒息和引起爆炸,老鼠和矿工一同生活在井下,它们也受到毒气的威胁,但鼠类对这种气体极为敏感,只有在没有毒气地方,这种小精灵才出现,所以矿工见了老鼠就有一种安全感,若看不到鼠儿在矿井下窜来窜去,即产生恐惧心理。 

矿工最忌老鼠搬家,看起来这是一种迷信,其实不尽然。井下时常会发生冒顶和推倒掌子面的不幸事故,这种人不易发现的周期性压力冒顶,老鼠特别敏感,发现鼠群集体迁移,即是事故的预兆,祖祖辈辈生活在井下的矿工,摸索出老鼠的生活规律后,代代相传,这样就形成了矿中关于老鼠的忌讳,老鼠也被称为矿工的守护神。另外,井下工人不打老鼠,认为老鼠和自己一样,也是在洞里工作。   

其他的一些禁忌,迷信成分较多。城子河区的一些矿中,认为“井字不吉利,习惯称自己的矿为。无论哪个矿都可以找到一坑、二坑、三……,但大多没有十坑,因为十坑谐音,正如欧洲人避开十三一样,矿工都躲开数,以求吉利。 

下井以后,说话也有不少忌讳,禁止说“冒顶等犯忌的话,把出煤叫出货,避“霉”的发音。在家中如发生家庭纠纷、邻居吵架,特别是听了别人的咒骂后,翌日即停止下井。夜间做噩梦也认为是凶兆,第二天就避避进坑,这种传统的习俗,有迷信色彩,但也不完全属于迷信,心绪不宁、精神沮丧,是很容易出工伤事故的。 

矿工在下井前都互相检查,看谁带香烟、火柴、打火机下井,检查时都不留情面(看似无情却有情),既是对自己负责,也是对别人负责,更是对生命的敬重。下班后矿工们在一起大块吃肉,大口喝酒,彰显了东北人的豪爽。 

把头节 

中国民俗有许多节日,而在长白山区的风俗中有个特的地域性的节日,就是农历三月十六老把头节,又叫木把节、山神节。当年山民视为重节,与端午节、中秋节相等,很隆重地度过这个节日。流传到城子河与采矿有关的石场、沙场、煤矿都非常重视这个节日,老板给矿工放假一天,祭拜山神,杀猪吃肉喝酒,老板们说磨刀不误砍柴工,只要矿工高兴,把安全生产抓上去就什么都有了。矿工和老板有一句祝酒词:举杯就干,人矿平安。 

在国有煤矿都设家属科,主要做家属的思想政治工作,在生产任务繁忙时做保勤工作,即保证矿工的安全出勤。井下工人被称作采掘(采煤和掘进)工,地面工人被称为辅助工。 

政府因势利导,树立安全价值观:安全是最大的政治,安全是最大的效益,安全是最大的稳定,安全是最大的幸福。